药不能停喵喵喵⊙ω⊙

目前主萌poi 神盾 神夏,立志在我肖根重逢第五季到来前练出像大锤一样的马甲线,欢迎骚扰(微博名:drugmeow)

如果得不到她(二)

电梯间(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完结)


 

“啊啊啊啊!住手!!住手!!!!我说!!!!我!!!说!!!”男子的脸因为脚上钻心的痛苦而变得扭曲,满脸通红,硕大的汗珠从额头上冒出,聚集,然后滑落。他实在不明白藏在妖娆妩媚一脸无害脸庞下的女人为何如此残忍不仁,下手之凶残令他这个混迹江湖多年的老酒保望尘莫及。真TM痛!这女人惹不起,还是保命要紧。“他丢了五万块钱,只要了张蓝图。不要!!!我说的是真的!!!”女人手中的电钻嗞嗞作响。

 
 

“什么蓝图?”

 
 

“海伯滋大厦的蓝图。”

 
 

又是嗞的一声。

 
 

“我说的都是真的!!!”恐惧之感已经遍布全身,想挣脱,却只能让关节处再添新的伤痕。男子的眼神越发涣散,疼痛让他想昏睡过去但又很好的刺激神经无法入睡。

 
 

“证明。”

 
 

“什么?什么证明?”

 
 

又是嗞的一声。

 
 

“啊啊啊!我发誓。。。发誓我都告诉你了!”咬着牙,男子有点要哭出来了。“我只知道这么多!他今天晚上来取!”

 
 

“蓝图现在在哪?”

 
 

“在。。在床底下。。。”

 
 

女子收了手,把手中带血的电钻丢在了一边,抓起一块抹布塞入了男子的口中。转身往卧室走去。

 
 

“真是有够乱的,让我看看啊~”小小的尾音略微上扬。“恩,这里没有。”女人自说自话着,“啊哈,在这。找到了。”女人的脸色开始变得柔和。

 
 

从床底摸出了一个画筒,打开盖子,里面的蓝色图纸卷的好好的。早点招了就不用吃苦头了嘛,嗯哼,还是不招好玩点,一边想着一边不由的把头歪到一边,撅着嘴翻了个白眼。

 
 

“蓝图我拿走了,你好好呆着别乱跑啊~”女人把画筒在男子面前挥了挥,笑着走出公寓大门。“对了,我还留了点东西。她应该找得到的。”软绵绵的声音从走廊上飘过。

 
 

呜呜呜!!!我TM要能跑呢!椅子上的男子真的要哭了。

 
 

这几天root的心情有点差,不过在搞定那个可怜的酒保拿到蓝图之后,坐在餐厅靠窗的位置的她还是有点小高兴的。好久没坐下来吃东西了。“服务员,来份宫保鸡丁~”

 
 

其实那个酒保是挺可怜的,root把他当成了出气筒,折磨了三个多小时,即使她知道他说的都是真的,她依旧没有停手。她需要找个人撒撒气。昨天晚上,她被女人甩了,尽管她刻意保持了三个车的车距,依旧还是被她甩了。她很不爽!

 
 

女人,都是花心的!

 
 

……………………要不要来点分割线?………………

 
 

“蓝图被人拿走了。”棕发男子对着对讲机说道。“是一个高个子女人干的。”

 
 

“我知道了。”对讲机那边低沉的声音传了过来。

 
 

“我在这里发现了个手机,应该是那女人留下的。”

 
 

“……”

 
 

“上面有你的照片。”

 
 

“带回来。”

 
 

“好的。不过,shaw,你睡着的样子还真是好看呢。”

 
 

“闭嘴!”

 
 

喂!!!!你不能把抹布又塞回来啊!!!可怜的酒保已经无力吐槽了。

 
 

I'll kill you!当shaw看到手机的时候,她在心里问候了root全家十八代祖宗好几遍。旁边的棕发男子在看到shaw快把手机捏碎的样子之后决定先出去躲躲,省得殃及池鱼。

 
 

“Sameen~Sameen~”手机突然响起,吓得前特工差点把手机摔了。Root!前特工心中瞬间跑过万千草泥马!她现在就想把那个女人亲手撕成碎片!这TM到底是什么铃声?!!!

 
 

“……”

 
 

“Sameen,是你嘛~”电话那头是女人软腻的声音。

 
 

“……”

 
 

“Sameen,我知道是你~”

 
 

“……”

 
 

“Sameen,喜欢那张壁纸嘛?”

 
 

好不容易压下去的怒火瞬间点燃,“Root!”

 
 

“喜欢就直说嘛!你看我拍的你多好看!”

 
 

“你!到!底!在!搞!什!么?!”一字一句从牙缝中挤出。

 
 

“呀呀呀,Sameen,难道女孩子之间就不能聊聊天了嘛~”

 
 

嗔怪的语调,越发的令人愤恨。

 
 

“这么多日未见,你不想我嘛?”

 
 

“蓝图在哪?”前特工的语调恢复了冷淡,低哑而有磁性。

 
 

“刚才嘛,在我桌上。现在嘛?在你最喜欢的地方,我说的是软软的那个。”

 
 

“给我。”

 
 

“你求我就给你~”

 
 

“……”

 
 

“来嘛~”那声音仿佛带了魔性,让人听了似乎耳朵也会怀孕。

 
 

“……”

 
 

“好吧,你来拿就给你。”得不到回应的root放下了身段。

 
 

“地址,Max一会会去你那拿。”

 
 

Max!那个新欢嘛?!root收起戏谑,极度冷淡的说道:“晚上八点,香榭丽大道298号,你一个人来,要不然你就别想再看到蓝图了!”嘟。。。。电话挂了。

 
 

女人,果然变心了!

 
 

手中的针管表示被女人捏的很痛。

 
 

………………必要的分割线………………

 
 

作者想说:

其实我真的想写虐文啊!!!!憋了半天发现根本写不出啊!!!!除了傻白甜,其他不会啊!!!!

还有,神经根什么的真的好难写!难道是因为根妹本来就是个神经?

文笔渣渣真的想哭了。。。

 

评论(18)
热度(34)
  1. JFM药不能停喵喵喵⊙ω⊙ 转载了此文字
  2. 哈默药不能停喵喵喵⊙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