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不能停喵喵喵⊙ω⊙

目前主萌poi 神盾 神夏,立志在我肖根重逢第五季到来前练出像大锤一样的马甲线,欢迎骚扰(微博名:drugmeow)

如果得不到她(三)

嚯嚯,周末了,我来填坑了,想我了没

 
 

手机码文有点慢,脑洞已到五六,却只打出了三。。。

没办法╮(╯_╰)╭慢慢填吧

 
 

电梯间(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完结)


 
 

………………我是好久不见的分割线………………

 
 

香榭丽大街298号非常的好找,就位于大街尽头。这里是M市有名的富人区,在这住的都是些非富即贵的家伙。由于远离市区,其实这里的入住率并不是很高。这也让本来容积率就低的街区越发的显得安静。

 
 

Shaw一个人走在路上,黑色的宽松大衣,黑色的紧身裤,黑色的靴子,跟这里有点格格不入。不过,路上没有一个人,没人看她,也无所谓了。Root让她一个人来,她不知道这个疯女人要做什么,她也不想知道,她并不想见她。

 
 

尽管挂了电话后做了点功课知道香榭丽大街298号是这里的楼王,可当shaw站在大门前的时候还是不由得吸了口气。尼玛,这女人到底想在这里搞什么,这么大玩捉迷藏可一点都不好玩?!

 
 

摇摇头,翻了个白眼。叮~~~shaw按下了门铃。

 
 

啪,铁栅栏打开了。

 
 

漫长的步道,繁复精致的法式建筑在灯光衬托下更显庄重。shaw插着口袋冷静的观望着周围,除了头顶上盘旋的三架小型飞行器有点烦人,似乎这里没有别的危险。

 
 

停下脚步,shaw有点烦躁,她不知道为什么胸口有点闷,口袋里的手莫名的攥紧了。深呼吸一口,伸出手扶了下额,拽了拽衣服下摆。

 
 

就在shaw伸手去敲门的时候,门吱呀一声打开。

 
 

前特工下意识的去摸腰上的家伙,却不想打开的门内空无一物。

 
 

“Sameen,没想到你会为要见到我而紧张呢~”话音未落,一架飞行器随着枪响而跌落。

 
 

“哈哈,我刚跟她打赌sam撑不过五分钟,她不信,还是我了解你~”

 
 

妈*蛋!这女人竟然用自己的名字来给这么弱智的东西起名!一团怒火瞬间涌上心头,抬手又打爆了一个。

 
 

“Sameen,留一个,跟着小sam到餐厅来,要不然可是会迷路的哦~”女人的声音空灵而飘渺,近在咫尺又远在天边。Shaw一个白眼,到还是放下了手中的武器。

 
 

宽阔的走廊,两侧墙体上装饰着两排描写创世录的油画,即使不懂画光是看到镀金的相框也知道那必定价值不菲。shaw一向没心情欣赏这些,她只想尽快拿到蓝图然后离开。

 
 

插着口袋跟着飞行器快步穿过走廊,右拐,左拐,直走,右拐,在雕花大门前驻足。

 
 

一阵轻缓的曲调从门后传来,略微诡异到却令人舒心。“进来吧。”

 
 

不得不说,即使不想见她,前特工在来之前还是曾经脑补过100种再见root的场景,从哭哭啼啼死缠烂打到刀枪剑影冰火相见,她要提前设想好可能的情况。然而打开房门的时候她表示这绝对不在那100种内。

 
 

长长的餐桌上摆满了食物,从火鸡到生菜,应有尽有。斜对面坐着她,纤长的手指带着马尾琴弓抚过琴弦划出一地音符。一身淡紫色的晚礼服,完美的剪裁恰到好处的衬托出女人妖娆的身段,胸前的蕾丝装饰微微浮动撩人心弦,俩条弯弯的龙须挂在绾起的头发旁衬托出女人精致的面庞,白皙的皮肤在灯光的照耀下垂涎欲滴,紫色的唇彩与衣服相配,微翘的鼻尖随着呼吸似有弹性。

 
 

看得shaw有点出神了。

 
 

“Sameen,好久不见,不打算打声招呼嘛?”女人的手带着琴弓垂了下来,抬起头望着她。

 
 

“……”shaw回过神。

 
 

那水汪汪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shaw,满眼的“我好看嘛我好看嘛”以及“我拉的好听不好听不”。

 
 

“……我不知道你会拉大提琴。”也许是觉着再看下去会被那女人吸去无底的深渊,前特工低下头望着自己的靴子,不再看她。

 
 

“Switte,下次觉着一个姑娘好看,应该大方的说出来。”女人放下手中的琴,起身向shaw走来。“光看不说可不厚道哦~”root走到shaw面前,把手搭在shaw的肩上,满脸的我就知道你喜欢的神情。

 
 

伸手出,啪,打掉了肩上不太安分的小指尖。“图纸在哪?”不带一丝情感。

 
 

“别急嘛~姑娘们应该先好好叙叙旧。”root自说自话的拉开餐桌顶端的座椅,歪着头看着她,又摆了个请君入座的手势。“Sameen,饿了吧?我给你准备了这么丰富的晚餐,不吃可就浪费了啊~吃完再说嘛~”

 
 

“……”

 
 

那是无法抗拒的目光,那是无法抗拒的邀请,shaw踌躇着,妥协了。

 
 

坐下,却未动手。

 
 

那是熟悉的shaw,一身黑衣,从不拖泥带水,没有情感的黑色眼眸像黑洞般吸引着每一个看着它的人,无论男女。一点没变,root心想。她也曾幻想过一百次重逢的场景,从病床上奄奄一息无力说话只能用眼神说“Hi”的shaw,到被decima洗脑后以子弹做见面礼的shaw,然而这只是两个上帝战争结束前的幻想。战争结束后,当她被告知shaw走了的时候,她的幻想就停止了。她迷茫了。为什么要走?!她曾以为她被decima洗脑,不认识自己一走了之,似乎不是这样。她曾以为她在逃避那个吻,不想见她,似乎也不是这样。她看到了刚才那无动于衷背后的那份温柔。shaw没变,一点没变。还是那个一点就炸的小炮仗。只是之间好像又隔着什么,对了,是那个Max!女人那蒙了雾气的眼睛闪过一丝怨恨。

 
 

Max,多么俗气的名字!

 
 

想着,手中的酒杯莫名的被攥紧,转身回头,却已是一贯的轻狂与戏谑。“Sameen,先喝点红酒开开胃吧。”手中的酒杯半满,递给眼前坐着的女人。

 
 

无动于衷。

 
 

放下酒杯,满上自己的。“知道你不喜欢红的,但配牛排可是红酒最适宜。”

 
 

“闭嘴。赶快吃完把图纸给我。”

 
 

“可是,闭上嘴怎么吃啊?”

 
 

shaw牌白眼不期而至。

 
 

“来嘛,干了这杯就开吃。”

 
 

依旧是无法抗拒的,shaw犹豫了,伸手拿起酒杯,抬头看向右手边站着的女人。

 
 

躬身,碰杯,“为庆祝一年两个月零四天的重逢,干杯!”高个女人笑着一饮而尽。

 
 

这边也一饮而尽,当然,与她不同,shaw是皱着眉的。

 
 

粉粉的红色慢慢沁上白皙肌肤,透着些许暧昧。root支着身子,歪着头看着shaw。眼前的小个子,脸上的棱角似乎分明了些,瘦了呢。

 
 

寂静无声。

 
 

似乎应该说点什么。

 
 

似乎又不该说点什么。

 
 

俩人只是默默的喝着,一瓶红酒很快只剩一点。

 
 

“不吃吗?”最终开口的还是root。

 
 

“吃过了。”

 
 

“哦,可惜了。”挑着眉,嘟着嘴,摇摇头。“跟Max?”听似随口一问。

 
 

“……”

 
 

“牛排,烤鸡,果然还是他更重要呢。”漫不经心的玩着手中的刀叉。

 
 

“……不关你的事。”

 
 

啪,红酒瓶被不胜酒力的女人碰倒,shaw本能的伸手去抓却没抓住,摔在地上,碎了一地。

 
 

然而就在shaw弯腰去够酒瓶的时候,脖子突然一痛,一只针管扎入。

 
 

“Root!!!”shaw一声怒吼,回头伸手去掐女人的脖子,却被女人反手擒住。最后映入眼帘的是女人上翘的嘴角。

 

评论(14)
热度(38)
  1. JFM药不能停喵喵喵⊙ω⊙ 转载了此文字
  2. 赵子坷2012药不能停喵喵喵⊙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