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不能停喵喵喵⊙ω⊙

目前主萌poi 神盾 神夏,立志在我肖根重逢第五季到来前练出像大锤一样的马甲线,欢迎骚扰(微博名:drugmeow)

如果得不到她 四

 

还是被关小黑屋了。。。。有点肉汤也不行啊。。。。老福特的审核机制到底是怎么样的啊。。。还是搞不清啊。。。


电梯间(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完结)


>>>>>>
 

这是什么地方?黑的伸手不见五指。似乎自己是在爬楼梯,左手摸到了粗糙不平的墙壁。看不见,但脚感异常敏锐。自己到底走了多久?突然,脚底一空,直直坠入。水!刺骨寒意袭来,猛然惊醒。

 
 

再次睁开眼,头痛欲裂。

 
 

fu*k!这女人又对自己下-药!

 
 

愤怒似喷出眼眸。

 
 

“亲爱哒,你终于醒啦。我刚差点以为下手太重,死了呢。”Root坐在一旁的桌子上,少女似的晃着纤长的大腿,一脸无害的摆弄着手中的水枪。“死了可就没法一起愉快的玩耍了呢。”

 
 

药似乎是下的有点多,shaw无力的翻着不成形的白眼,四肢在颤抖,无法控制。虽无法动弹也无法开口,头脑中似有一团浆糊搅着搅着,但前特工还是在半分钟内评估出了现在的情况:身上只剩湿答答的紧身背心和黑色小内内,赤着足接触着水泥地面有点凉,看来女人有好好搜过身。双手被反绑在椅后,俩条腿被绑在椅子腿上,塑料绑扎带死死的嵌入皮肤。房间不算大不算小,二十平左右,没有窗户,左手边三米开外有扇防爆门。除了自己坐的椅子和root身下的桌子没有其他的家具。最近的金属制品是root左手边的手提箱。女人应该废了不少劲才把自己弄到这里,还换了身衣服,昏迷应该有段时间了。

 
 

“Sameen,在计算怎么逃脱嘛?”似是早已知晓一般,带着轻蔑而不悦的语调,“这里是地下室,那扇门就是唯一的出口,除非你能把自己塞进身后的通风口,我想你应该没练过缩骨功。”

 
 

“四位数,输错三次24小时之内可就别想打开了哦~呐,你觉着密码会是什么?来猜猜吧。”

 
 

“哦,对,我忘了你还不能说话。”女人自说自话着。

 
 

shaw无声的盯着女人,头依旧很痛,想集中精力思考逃脱方法还是有点吃力。女人的提示无疑是雪上加霜,这TM还得先从女人嘴里撬出密码。

 
 

“鉴于你乖乖的一个人来了,就告诉你一个小秘密吧。”女人从桌子上跳了下来,走进,坐下,女人粗糙的牛仔裤摩擦着潮湿的大腿,触感微妙。“听话的孩子总要给点奖赏不是。”

 
 

颤音呼进耳膜,温热潮湿。

 
 

女人的卷发蹭着shaw的脸颊,沾上,划过。

 
 

依旧不能动弹。

 
 

女人的手环过shaw的脖子,“秘密就是~”故意的尾音,拖泥带水,音落,狠狠的咬了一口shaw的耳朵。“你披着头发的样子可是相当性感哦!”顺手取下了shaw的发带。黑色瀑布瞬间泄下。

 
 

Fu*k!shaw在心中暗骂,刚那一口让shaw的血液瞬间冲上大脑,洇出一片绯红。

 
 

“Sameen,我真是爱死你这害羞的样子了!”

 
 

极度想给眼前扭着蛇腰的女人来上一拳,可惜肌肉不受控制,身上的束缚也无从解开,只能将愤怒压进黑色眼眸,冷眼怒视着她。

 
 

女人静静的看着shaw,戏谑的微笑,并没有停手的意思。

 
 

手指抚上脸庞,消瘦的脸颊越发的棱角分明。Root有点不开心,记忆中的手感跟现在有点不同,原本的温润似乎已不在。

 
 

“Sameen,许久未见,你瘦了呢~”带着小小的怨恨。

 
 

不安分的手指一路向下,隔着背心描绘着小腹的形状,稍微有些磕绊。

 
 

“在decima那看来待遇不是很好嘛。”

 
 

Decima!在听到这个单词的瞬间,一阵痉挛。

 
 

“恩?”Root有点不解shaw的反应,是兴奋?抑或着是愤怒?歪着头看着椅子上的女人,她还在颤抖。下次还是少下点药,就算是shaw也多了点呢,撅了撅嘴,自顾自的想着。

 
 

“湿-了呢。”手指划过三角地带。

 
 

小腹不自觉的收紧,这回,女人很满意眼前的反应。

 
 

“Root!”不太清楚的咆哮。

 
 

 “啊哈,可以说话了呢。”女人眼中的兴奋似加深了几分。“接下来没有声音可就不好玩了~”手指用劲捏了一下身下敏感的小点。

 
 

一声闷-哼。

 
 

嘴上不说身体还是很诚实的呢,root心想。她很喜欢看到shaw隐忍的样子,眼前的小个子总是一脸的傲娇,让人总是恨不得捏一捏揉一揉,哦,摸一摸抱一抱。剥开那点黑色,手指的动作开始变得复杂而有节奏。

 
 

shaw麻痹的身体渐渐舒缓,root的爱-抚让shaw觉着房间无比的湿-热,即使自己只穿着一点为数不多的布料。她很闷。她很渴。她想要。

 
 

想要的水在被欲-火燃烧。

 
 

近在咫尺,却总是若即若离。抓不到,够不着。root耐心的挑-逗着shaw的极限,身下的女人呼吸开始变得沉重,坚韧无底的眼神开始变得涣散,喉咙里传来口水吞咽的声音。

 
 

“水。。。”前特工低沉的声线有点带着颤音。

 
 

手上的动作陡然停止,这不是root想听到的声音。她要女人在胯下求饶。

 
 

站起身,“水?”一声冷笑,“没有!”转身走回桌子旁。

 
 

shaw抬起眼睛望向root,喉咙因为干渴而发痛。“Please~”求软的语调。

 
 

root一瞬间有点走神,她还是有点招架不住女人的卖萌求和。

 
 

嗞,水枪里的水滋的shaw一脸,shaw本能的张口去接,fu*k!竟然是盐水!

 
 

怒火再次填满黑色眼眸。root一脸无辜的撅着嘴,“我早说了没有嘛~”

 
 

“你到底想干嘛?!”

 
 

“……不关你的事。”root学着女人的白眼和语调,回敬道。

 
 

“root,我要图纸是去消灭decima……”

 
 

“我知道。”root不耐烦的打断了shaw的话。

 
 

“那把图纸给我,咱们两不相欠,各走各的。”

 
 

“好个两不相欠,各走各的!”近乎吼出。“你TM还欠我一个吻!”

 
 

下一秒换上了让人发腻的声调“Sameen,来玩个游戏吧。”转身打开了手提箱。

 
 

……………分割线又出现了呢………………

 
 

今天过节,有点抽风,写着写着发现有点歪,似乎闻到了炖肉的滋味-_-||。。。。想到现在可不能被关小黑屋,赶紧强行扶正,额,其实过节开点荤也挺好的不是?你们说呢?

 

评论(23)
热度(42)
  1. JFM药不能停喵喵喵⊙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