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不能停喵喵喵⊙ω⊙

目前主萌poi 神盾 神夏,立志在我肖根重逢第五季到来前练出像大锤一样的马甲线,欢迎骚扰(微博名:drugmeow)

如果得不到她 五

电梯间(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完结)


>>>

电击枪,手术刀,铁锤,皮鞭,扳手,镊子,针管,胶布,大大小小的玻璃瓶一字排开。“游戏名就叫,我问你答。”

“规则很简单,答对了有奖励,答错了就要接受惩罚。”

“把密码作为赌注如何?”

“很高兴你这么说,sameen,就怕你不想。”

“那么,游戏开始了。”root嘟着嘴,手指从药剂瓶划过,拂过针管,拂过铁锤,落在手术刀上,“你说从什么开始呢?”

“whatever.”

“Wrong answer.”皮鞭落下,瞬间就在shaw泛白的脸上落下了一道鲜红的血印。

“Where is Max?”有点酸酸的气味铺开,弥漫在潮湿的空间里。

“I don't know.”

“Wrong again.”又是一鞭,留下了十字型血痕。“Sameen,你可真是像极了剑心呢,恩,除了胸。”

似乎药效还没有完全散去,root有点无趣的看着眼前这个没有丝毫反应的女人。恩,跟药效无关,差点忘了。一丝玩味浮上嘴角洇化成好看的弧度。一步两步,靠近再靠近。收紧的皮鞭箍成极具张力的一束,在女人的下巴下停留,向上。“亲爱的,诚实一点可是会有奖励的哦~”冷峻的双眼对上戏谑的眼神,似乎在寻找什么。四潭湖水深不可测,没有什么可以打破这个沉静。

“问题三,我让你一个人来,你就一个人来了,很听我话嘛?”

“恩……”回答被温软的唇瓣堵上。女人试图用舌头撬开对方的防线,进攻,防守,侧边包抄,突破,两军混战,厮杀一片。突然,撤离,血腥味在喉咙中弥漫开来,刺激着鲨鱼的神经。血!想要!这疯女人竟然咬了她一口!真想现在就撕破她的脸皮,撬开她的头骨,看看里面藏的到底都是什么东西。shaw舔了舔渗着血的下嘴唇,斜着眼冷冷说道,“我记得答对的奖励应该是四位密码。”

“别急嘛,我们有一整夜可以做这个呢~”挂在女人嘴边的还是那藏不住的笑意。

椅背后的手上有点松动的扎带又被勒紧了。“在继续我们的游戏之前,我得确保你不会跑了。”女人的手中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个电击枪,一下子扎在shaw的脖子上。电流声传入肌肤。

第三次!

肌肉由于电击和愤怒异常的抽搐着,shaw有点后悔这么听话一个人来了,虽然她早料到女人不会轻易让她拿走图纸,但三番五次动物似的对待还是让这个前特工血压极速上升。

这女人要是再敢来一次,一定要捏碎她的指头,扭断她的胳膊,拨了她的皮,抽了她的筋!没有下次了!

“下个问题。”话语间女人再次在shaw的腿上坐下,与上次不同的是,手里攥着把手术刀。

“为什么不辞而别?”手术刀在手中转了个漂亮的后空翻,划出一道银光。

“你知道的,哭哭啼啼离别不是我擅长的。”

“不走就是了?”

“一个问题一个奖励,密码是多少?”

“唉呀,真是绝情呢~”女人嗔怪道,“5。”

“就这么想离开队伍?”

“除了bear。”

又是bear!女人不满的盯着shaw黑色的眼珠,似要挖出来看看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自己明明比bear好看多了!

“嘿,密码。”

“0。”

“我就这么让你觉着无趣?”心底的话脱口而出。

“Root…”shaw顿了下,她有点不知道怎么回答了。真话还是假话?“你……很……”

“时间到!”手起刀落,疼痛从上臂传来,红色的血液顺着胳膊流下。为什么要犹豫?!突然间她不想听到答案。她怕听到那个不想听的答案。

“你知道在古代中国有一种刑罚叫凌迟嘛?”这不是一个问题,root并没有给shaw回答的时间,“那是种很有意思的刑罚,一刀一刀慢慢剔下皮肉,很多时候肉没了,人还活着。”Root低着头漫不经心的玩弄着手上的手术刀,她没有看着shaw早已猩红的双眼,她有点怕。“或许今天我们可以试试。”

“那么,继续吧。”

“那天的吻是什么意思?”root其实明白这个问题没必要问,但是她还是忍不住,女人总是需要亲耳听到。

shaw吸着气,尽管早就知道这女人是个疯子,但还是时常出乎她的意料。还有两个数字,shaw打心底认定root并不会杀了她,最多废了她吧?

“没啥意思,就是希望你闭嘴,以及我们不会再见了的意思。”

“……”这次沉默的是root。

shaw说的都是实话,她真的没想过自己会活着离开证券交易所,她也真的没想过自己会活着离开decima,她也更没想过自己会被女人绑着坐在这里作为她俩的重逢。

“假话!”root摇着头,那水汪汪的眼睛闪着银光,她目不转睛的看着她,她不相信。黑色眼睛里是深不见底,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抓不住。No!No!No!root在心里大喊。

“假话!”再一次给自己的心理暗示,又是一刀,比上次还狠。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小小的鼻尖随着抽搐隐隐发颤。

深不见底的湖水起了一丝涟漪,“没骗你,密码。”shaw咬着牙从牙缝中挤出这句话,双手在背后颤抖。

“……”往下划的手停住了,这一刀划得够深也够长,再往下1公分便是神经,再往下便可以毁了她的手臂。她发现前特工近乎赤裸的身体沁出了小小的汗珠,锁骨由于肌肉收缩而异常明显,她在忍耐。房间里寂静无声,只能听见呼吸声,急促而沉重,shaw的。啪嗒,血从指缝间滴下,落在水泥地面上,啪嗒,又是一声,打破了僵局。

“2……”

快了。她心想。

tbc

………………来点分割线吧………………

其实我很心痛根妹的,在感情方面她很自卑,自卑到她是那种爱了不敢说出来,生怕一说来连朋友都做不鸟。她自卑,自卑到凡事往坏处想,她擅长的戏谑与轻狂其实都是为了掩盖真正的自己,那个卑微渺小的自己。

好吧,其实只是我自己懒了,随意断章了又。。。

PS:没有医学背景,怎么写都感觉有bug。。。求助专业人士科普下

评论(19)
热度(51)
  1. JFM药不能停喵喵喵⊙ω⊙ 转载了此文字
  2. 哈默药不能停喵喵喵⊙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