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不能停喵喵喵⊙ω⊙

目前主萌poi 神盾 神夏,立志在我肖根重逢第五季到来前练出像大锤一样的马甲线,欢迎骚扰(微博名:drugmeow)

(短篇)Root又失踪了

OMG!我一定是上了老福特的黑名单。。。。只要有肉味必关小黑屋。。。。以后还是乖乖走我的小清新路线吧。。。。


系列直达:短篇--Root失踪了


Root又失踪了!

 
 

这是第七十五次失踪了,早上起床发现root又不见了的shaw无奈的摇了摇头。

 
 

Root又失踪了。

 
 

这次跟前七十四失踪有那么一点不同。之前女人留得字条大多只有三个字:“别找我!”,而这次,shaw打开信封取出长达三页的信件时候表示真的想立马把信撕掉。

 
 

Root第七十五次失踪了。

 
 

这次跟前七十四失踪有那么一点不同。之前女人失踪归失踪冰箱里的牛排总会好好的躺在那,而这次,shaw叼着信封打开冰箱的时候,她表示下次一定要把Root亲手撕烂。

 
 

当然,这个想法在shaw看完那封长长的信之后就化作了云烟。取而代之的是,呵呵呵呵,走好不送!

 
 

Root在那封信上花了2.99页控诉shaw种种爱牛排爱火鸡爱披萨爱苹果派爱煎饼爱油条爱牛奶爱烧饼爱三明治爱塔可爱热狗爱冰淇淋爱小熊胜过爱她,最后0.01页以“你根本不爱我!我受够了!咱们分手了!拜拜!”作为结尾。

 
 

我们有在一起嘛?!shaw想了想,撅了撅嘴,换上衣服出门觅食去了。

 
 

Root第七十五次失踪的第一天。

 
 

“Good moring,Ms.shaw.”Harold Finch穿着一丝不苟的西装,坐在电脑前打着招呼。

 
 

“Mor@?_$%……”shaw嚼着三明治含混不清的答道。

 
 

“今天root小姐没一起来嘛,又玩失踪了?”说着,John摆了一个我们都懂的笑容。

 
 

shaw像个仓鼠似的,大口嚼着三明治翻了个不太标准的白眼。

 
 

Root第七十五次失踪的第二天。

 
 

shaw觉着无比的轻松。昨天晚上一个人滚在双人床垫上,想怎么躺就怎么躺,完全不用担心挤到那女人。

 
 

shaw觉着无比的轻松。昨天晚上一个人抱着爆米花啃着炸鸡翅,想怎么吃就怎么吃,完全不用担心没顾到那女人。

 
 

shaw觉着无比的轻松。昨天晚上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整理自己的军火库,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完全不用担心惹到那女人。

 
 

shaw真心觉着这俩天的天气好的有点不可思议。

 
 

Root第七十五次失踪的第三天。

 
 

“John, shaw跟Groves小姐又在玩什么新花样?她刚从我这要走了纽约夜店名录。对了,一会我也发一份给你,工作别太辛苦,好好休息一下。”zoe在电话那头甜甜的说道。

 
 

Root第七十五次失踪的第四天。

 
 

“Finch,有没有root的消息?”

 
 

“没有,Mr.Reese,怎么问这个?”

 
 

“昨天晚上shaw竟然想拉我去夜店。”眼里满是快表扬表扬我定力这么好的笑意。

 
 

Finch歪着头,用人家两口子的事你操什么心的小眼神回敬道,完全无视了John眼里的其他含义。

 
 

Root第七十五次失踪的第五天。

 
 

shaw连着三天晚上都去泡夜店了,她的心情有点烦躁。

 
 

前天晚上她拿着zoe给的夜店名单,挑了一家名字看起来最高大上的进去,然而进去之后发现这里跟那个名字一样只是看起来高大上。无论是小姐还是小哥,一个个长的都像是投胎时姿势不对脸着地就这么出来了似的。作为一个典型的颜值控,shaw坐了一会决定还是回家洗洗睡了。

 
 

昨天晚上收工,shaw拉着John去街角的夜店,由于第一天的惨痛教训,她有好好的跟zoe确认过这里是纽约最高档的一家了。然而,在John甩给她一个龙猫笑跑了自己一个人站在夜店门口被保安说没有邀请函就不能进去之后,她决定还是回去拿武器先把这里炸了再说。

 
 

今天是第三个晚上,zoe跟shaw保证,街对面的夜店是这个片区人气最旺的,这次不会再出问题了。果不其然,里面的小姐一个比一个漂亮,里面的小哥一个比一个帅气,哦,看得shaw血脉喷张,哦,真是太棒了!

 
 

然而,在一个有个结实肌肉身材火辣的带着浓浓的法式口音的帅哥留下房间号邀请自己一起共度良宵猛灌一口威士忌之后,shaw觉着肚子有点不大对劲,恩,很不对劲,哦,No!对不起,我要去趟洗手间先。。。然后,一整个晚上,shaw都是对着一卷草纸发呆过去的。一定是晚餐吃的鸡肉或者三文鱼不大新鲜,恩,也有可能是饭后甜点抹茶沙司红豆沙冰出了问题。回头非要一枪崩了楼下的餐厅老板不可。

 
 

Root第七十五次失踪的第六天。

 
 

Shaw这俩天的工作特别的卖力,一连端掉了几个毒枭老巢。她急需用硝烟来平缓自己,因为她最近非常的不顺,不顺到干什么都想抄家伙。

 
 

早上起床穿衣服,发现烘干机里的牛仔裤搅得开了档。打开衣柜发现已经没有换洗衣服,只能拿那个女人不大合身的裤子套上。

 
 

打开冰箱拿出牛奶,一喝立马吐掉,我擦!变质了!自家的冰箱竟然坏了!

 
 

出门坐地铁,遇上电力故障,被困车厢内一个小时,旁边的小孩一个劲往自己身上蹭鼻涕。

 
 

来到商场买条裤子,突然广播里说限时一折促销开始啦,瞬间大妈蜂拥。

 
 

去健身房跑步,跑步机莫名其妙的坏了,跑一台坏一台,连着坏了仨,害的她陪着笑脸半个多小时才说服经理真不是自己弄的。

 
 

改去公园活动,在长椅上坐下准备吃个cupcake当下午茶,突然一个飞行器飞了过来一头栽在蛋糕上,小正太哭着说飞机自己突然乱飞他不是故意的。

 
 

shaw觉着自己一定是上辈子欠了谁很大一笔,这辈子才需要这般来还债。

 
 

Root第七十五次失踪的第十天。

 
 

依旧每晚去夜店的shaw的脸色越发的苍白。就连John都用一脸年纪轻轻可不要纵欲过度哦的怜惜神情看着她,shaw觉着越发的烦躁。

 
 

她可不能让他们知道这几个晚上她所遇到的狗血剧情。肌肉猛男正准备给shaw炫耀自己新买的帕加尼时,车子突然自己发动冲了出去,直直的撞上一辆压路车,瞬间报废。刚准备拉着性感女神换个地方,DEA就把夜店的出入口围的水泄不通。最令她气愤的是,昨天晚上,她刚把混血帅哥的衣服扒光,ta娘的房间大门就被一胖女人踹开,去ta娘的前女友!Fu*k!

 
 

Root第七十五次失踪的第十一天。

 
 

就连Fusco都知道shaw的“欲`求`不`满”了。“嘿!我这有点苯巴比妥钠,来点尝尝?”(注)

 
 

Fu*k you!shaw竖起了中指。

 
 

Root第七十五次失踪的第十二天。

 
 

“Finch,或许我们可以提前退休想享清福了,我想到了一个特别适合度假的地方。”John看着眼前战斗力爆表的shaw按下了无线电的开关。

 
 

“Mr.Reese,她都快把整个纽约城给炸飞了!”Finch的语速都快赶上波音客机了。

 
 

“Finch,我觉着John的提议不错。”shaw把手上机关枪放了下来,掏出了刚买的左轮手枪。

 
 

“Ms.shaw,我再提醒一下,如果今天的目标还是因为膝盖受伤而住院,我真的要没收你所有武器了!”

 
 

“Ops,晚了。”倒地的目标正抱着膝盖哇哇的大叫。

 
 

Root第七十五次失踪的第十四天。

 
 

shaw花了一整天的时间试图调整自己的心态。她真的非常的不好!自从Finch断了她武器的粮之后,机器似乎也站到了Finch那边,接连几天吐出的号码真的是只能用boring的N次方来形容。真的要考虑下跳槽的问题了。

 
 

Root第七十五次失踪的第十五天。

 
 

“What?!”shaw还没听完电话,就把手中的手机狠狠的砸在地上,用脚踩了个稀巴烂,然后踹上自己仅剩的UPS就出门了。速度之快,气势之凶,让正准备给shaw上下节约课的Finch的心脏漏跳了半拍。这是她本周踩烂的第四个手机了!他不知道的是,这也是shaw第四次借到电话说自己预订的顶级牛排被一大富豪高价收购了。shaw觉着自己的肺真的要炸了!

 
 

半个小时后,她冲着监控器摆了个“开枪毙了你”的手势踏入了夜店的大门。

 
 

她觉着颜值啊性感啊魅力啊什么的现在统统都不需要了,没有硝烟四起的战场,没有爽过sex的牛排,再不来一场畅快淋漓的两人运动这日子还怎么过?!

 
 

于是,她跳入舞池随着音乐摆动身躯,扭动得如同那个女人一般,妖娆万分,引得四周口哨声此起彼伏。有手伸了过来,“姑娘跟我走!爷喜欢你!”

 
 

然而,shaw还没来及答话,一声惨叫,就见那个大爷抱着膝盖在地上打转。紧接着,自己的耳边吹入一声魅惑,“701。”

 
 

敲门,开门。

 
 

抓住,纠缠,拉扯,撕咬,放开,周旋。再抓住,再纠缠,再拉扯,再撕咬,不放开。

 
 

那是衣服破裂的声音,那是东西落地的破碎,那是两人吃痛的呻'吟,那是两人欲望的燃烧。

 
 

从玄关打到卧房,从桌边推倒床上,什么都不剩,只有两具通红的躯体。

 
 

疯狂的啃咬似章示着主权,粗暴的揉捏似将一切碾碎。

 
 

脑袋里空无一物,只剩下一个想法,老娘TMD就是想!gan!死!你!

 
 

想干就干!

 
 

潮湿如我。

 
 

进入,不带犹豫。抽插,不带转弯。如同冲锋的士兵勇往直前,杀得个片甲不留。

 
 

放纵再放纵。

 
 

尖叫再尖叫。

 
 

高'潮再高'潮。

 
 

手中的人儿似抽干了一样,倒在怀中,很是满足。

 
 

潮水褪去,浪花犹存。

 
 

“你竟然背着我去偷`腥!”女人的手拂过shaw满是抓痕的背部,用力又留下一个属于她的印记。

 
 

“你不是说分手了嘛!”

 
 

“我说分就分啊?!”张口就咬,“你根本不爱我!”

 
 

女人不用看也知道回应她的是无声的白眼。

 
 

“sam,我恨你!”语气无比的笃定。

 
 

“彼此彼此。”

 
 

“你居然恨我?!”女人的语调变得尖锐。

 
 

“是谁毁掉了我所有的衣服?!是谁在我的午饭里下`毒?!是谁搞得我TMD四天都没吃到牛排?!是谁搞得我连开枪都不行了?!Root,别说你不知道!”shaw恶狠狠的瞪着身下的女人。

 
 

“可是你吃牛排都不看我一眼的。”女人的嘴嘟得都快碰到shaw了。

 
 

“闭嘴!”

 
 

第二天早上,root和shaw同时向TM和Finch请了病假,因为实在是无法在大夏天穿着高领的长袖长裤出门,这天TMD太热了!

 
 

………注:

 
 

苯巴比妥钠,治疗癫痫的药,对抑制性'欲也有疗效。(来源于禽兽大大的《口哨声》,医学白痴的我有去百度一下,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分割线碎碎念………………

 
 

 @大人我想看TM/Shaw 你的梗, @克莱尔强吻大锤  @The love of my life° 我终于写出来了。。。

 
 

脑洞是这个样子的:root又发神经离家出走了,大锤一开始觉着终于自由了,但是她总觉着少了点什么,于是她开始机智的一天一个ons,然后,我大神经根就出现了并且开始了家暴行动,叫你不来找我,叫你一天一个ons,总的来说就是断粮断枪断ons,直到终于逼疯大锤(其实是自己也疯了),俩人又愉快的滚到了一起。

 
 

那个我会说其实这是第三稿嘛⊙ω⊙

 
 

周一第一稿,最初的脑洞是root把自己变成了ons跳脱`衣舞勾引大锤被大锤一把抓走狠狠gan了一发,但是当我在羞`耻炖`肉的时候,突然觉得好像有点似曾相识,于是求助广大迷妹终于找到了断大的大作,真的撞了唉╯▂╰,我默默的看了一下自己惨不忍睹的渣文,决定回炉重造。周二第二稿,原谅我欢脱的Ooc,我很自觉的又删了重来。于是就有了这么一个没啥肉味也不欢脱的第三稿,就凑活凑活看吧。。。。对不住了,老了改不动了。。。

 
 

PS:机智如大锤的我突然想到了root失踪了真的是个万能梗,适合一切病娇根和诱受锤,简直可以出一个系列了!哦耶!这想法真棒!

 

评论(33)
热度(76)
  1. JFM药不能停喵喵喵⊙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