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不能停喵喵喵⊙ω⊙

目前主萌poi 神盾 神夏,立志在我肖根重逢第五季到来前练出像大锤一样的马甲线,欢迎骚扰(微博名:drugmeow)

如果得不到她 十(完结)

我在纠结个什么啊!顺其自然就好啦!HE还是BE你们自己看吧~╭( ̄▽ ̄)╯╧═╧

电梯间(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完结)


>>>>>>

“Sameen……别……”Root拽着shaw衣角的手并未松开。

“Root,放手。”背对着Root的shaw依旧没有转身,那声音听起来低哑深沉,却又掺杂着许多其他的东西,说不清道不明。

Root,放手吧,shaw在心里默念。

衣角的不自然倾斜渐渐抚平,停在半空的右手定格在一个怪异的角度,似放不放。

Root,放手吧,shaw在心里祈祷。

她不会祈祷。她是彻头彻尾的行动派,如果心中有什么东西叫做希望,她会亲手把它揪出来,然后揉成一团塞进口袋带着它前进。

“Sameen,turn around.”

那声音像跨过千年的祈愿夹杂着千丝万缕的眷念,那声音像坠入蜜糖的狗熊浑身散发着甜腻的金光,那声音像新生的母亲抱着熟睡的孩子喃喃自语,那声音像威严的将军握着染红的刀剑望向远方的命令。

声音细小犹如病毒,钻入耳膜,迅速扩散。就连最勇敢的士兵也难逃被侵蚀的厄运。shaw觉着自己可能有点失血过多,意识有点模糊。

Sameen,回头吧,root在心中默念。

她像个信教徒,她所信仰的上帝是最现实的神,可以将一切的bad code找出然后消灭。她相信有她的未来可以扫开阴霾露出阳光。

Sameen,回头吧,root在心中祈祷。

她是good code,是自己的bad code。即使是自己最唾弃的,她也不愿抛弃。她不能接受自己再失去谁,Finch,John,这个让她魂飞梦绕的小炮仗。她知道他们perfect for each other,从一开始一起,从CIA火热的十小时开始,从suffolk hotel未继续的熨斗play开始,从她翻阅她的简历开始,这是命中注定的。

对,她祈祷,像个虔诚的信教徒。她懂她,她知道她在愤怒烦躁所隐藏的细腻情感。她真的懂她,她不想放手。

时间禁锢,微妙的僵持着。

不能回头,shaw的理智告诉自己,身后是最厉害的美杜莎,只要对上就无法移步。

好想回头,大声告诉Root自己讨厌这样的她,如同憎恶现在的自己。

“Tik tok。”崩塌的声音穿过上空,点醒还在发呆的两人。Anna抓着一个黑色的开关趴在地上奸笑着。“你果然退化了,shaw。”

shaw冷眼瞪着Anna,“你已经输了。”

“至少还有人陪”。”面色狰狞,“Tik tok,只剩四分钟了哦。”

一把抓起身后女人的手,在忽闪忽闪的房间走道里飞奔。

“This way.”身后沈默不语的女人绕到shaw的前面,别扭的姿势让shaw松开了手。默默的跟在了女人的后面,shaw感觉似乎有点什么奇怪的东西泛上心头,是人们所说的怀念吗。

Root靠着广告牌双手撑着膝盖大口的喘着气,刚才的奔跑对心脏造成了不小的压力。

shaw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她,一瞬间她觉着似乎应该说点什么,然而喉咙梗咽终未出声。

稍微喘过气来,root抬起头,看着shaw,摆出了往常的甜美笑容,“Hi,要不要去吃点什么,我知道……这附近有家很不错的牛排店。”

“别说话。”还是那样冷淡。

刚才的生死逃离让Root下了个决心,如果shaw不愿意那就不谈,如果她不想做那就不做,就如同以前一样。是自己要求太多,贪恋总是人类最大的罪过。与其失去她的痛苦,自己宁愿承受二轴的无感,毕竟自己这辈子是不可能像普通人般的恋爱生活了。

“Switte,那家的牛排绝对是爽过sex。”在紊乱的呼吸下刻意的压制自己换上那暧昧的姿态。

闪烁的眼睛里藏了太多东西,shaw虽是二轴但她不傻,她明白root的心意,一直都知道。她只是不知道如何回应,感情对自己也是种奢求,于是她选择逃避,一向如此。“你要没事,我先走了。”

“Sam,你这个懦夫!”女人总是善变的,Root也是如此,上一秒选择委曲求全,下一秒便要翻身做主。

“那又怎样。”

Root本以为会成功刺激到shaw,换来女人的暴跳如雷或者白眼一翻,回应她的却只有平淡如死水般的四个字“那又怎样”。

四目相对,她想知道究竟是什么改变了shaw,让她如此懦弱。

“我是个废人,root。”shaw开口了,带着愤恨。

对,是愤怒,她的愤怒一次又一次化成了满地的破碎玻璃;对,是怨恨,她的怨恨伴随着一声又一声的哀号遍野。她是头受伤的野兽,只能用撕裂所有挡路的敌人来发泄自己的痛苦。

“那又怎样。”同样的四个字却掺杂着戏谑不正经。

伸出右手,不自然的颤动。shaw盯着自己的手掌,“你知道嘛?!我甚至无法抓住水杯!”突然握紧拳头狠狠的砸在了广告牌上,玻璃破碎四溅开来,鲜红的血液顺着锋利的玻璃碎片往下流。她不在乎疼痛,她讨厌别人用呵护弱者的眼神看自己。她才是那个保护人。

“一只手和一只耳还真是有点配呢!”Root喃喃自语着,许是憋久了气,她咳了起来,shaw停止了发泄,静静的看着Root,看着看着便皱起了眉头,“有多久了?”

“咳……咳咳……半个月吧……咳……”

“你耳中那该死的上帝没叫你去看医生?!”几乎又是咆哮着。

“事实上……咳……我也是刚刚才接受到福音……咳……三个小时前。”

咳嗽渐止,Root抬起通红的脸颊平静的看着shaw,很快又换上了调笑的眼神,“我知道你担心我。”

这回回应的终于是shaw式的白眼。

Root满意的笑了,她的shaw没有变。她想支起上身恢复到往常的视角,可惜酸胀的手臂和发软的双腿却不大给力,一个踉跄眼见跌坐了下去。shaw下意识的伸手去扶却忘记了右手的伤,吃痛的皱了眉头也未能阻挡女人的屁股与地面的亲密接触,自己也被带着单膝跪了下来。

尴尬的距离。

尴尬的姿势。

“Sameen,如果不是没有戒指,我会以为你要向我求婚。”Root脸上的笑容越发的灿烂,她带着最宠溺的眼神玩味的看着眼前的小个子企图慌乱的站起来,刻意的想拉开距离,手指却鬼使神差不受控制的扶上shaw的脸庞,极其轻柔的慢慢滑过。而这个举动让shaw一个激灵僵在了半空。

时间在两人的微妙姿势中停滞了0.1秒,随后被Root的跪地起身而打断,她抓着shaw的胳膊,狠狠的吻了上去,如同在证券所shaw所做的那样。嘴唇相撞的痛楚迅速的被一种叫做情欲的东西掩盖,shaw回应着,她不明白为什么要回应她,但她就是想回应她,她有点迷恋嘴间的那份柔软。

然而还未到窒息的程度,Root便一把推开。shaw有点不解。

“你欠我的,现在两清了。”Root像是诀别一般的看着shaw,“如果你想走,那就走吧!”说完便把自己埋进了手臂里,不再看她。

是在抽泣吗?“Root……”shaw开始变得无策,她有点烦躁,她不喜欢别人哭,尤其是这个女人。

她是个锤子,锤子只懂破坏,修复不是锤子擅长的,她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那走吗?脚下却迈不来步,像是被钉子牢牢地钉着。

又是漫长的沉默。

深吸一口气,“Root……那个,谈谈。”,一句话像过了一个世纪,shaw觉着此刻的时间过的异常的缓慢。

“谈什么?”从臂膀间传来的声音听起来有点飘渺。

“我。”

Root抬起头看向shaw,通红的眼睛。shaw看着她,抿了抿嘴,再次的深呼吸,似乎她刚做了什么决定一般。

“那个,我是个反社会,我没有感情,你知道的。我被医院开除,我擅长的就是杀人而不是救人。可是现在的我就连杀人都做不好,我已经是个废人。现在的我只想把造成这一切的混蛋通通都送去地狱,一个不留。Finch,John,Fusco,bear,我的朋友,你,我一只手无法护你……你们周全,我不想你们受到伤害。”shaw自己都为说了这么一大段而吃了一惊,不过她明白眼前的女人就是有这个魔力。

“朋友……”Root低声喃喃着,眼中的光彩又暗淡了几分。

“Root,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只要不是送死,我都不会拦你。”

Root曾以为如果得不到她,她会毁掉她,现在她明白如果得不到她,她会默默的陪伴她,祝福她。她只要她还活着。

“我不会的。”像是一生的承诺。

咬了下嘴唇,shaw又加了一句,“我想我似乎需要上帝的帮忙。”

Root看着有点扭捏的shaw,突然两眼放光,“Sameen,你是在邀请我一起吗?”

“我有点饿了。”

shaw从来不会主动承认什么,就像她没有说出“我不会的,因为这世界还有你。”的后半句一样。是的,她永远不会承认被decima抓了之后,她是自己活下去唯一的念想,哪怕不惜成为他们的一员也要活下去的念想。Root,能陪我走下去吗?

“走吧!”

Fin.

………………

写完啦!终于填完坑的作者长叹一声,哈哈哈哈哈哈(/≧▽≦)/~┴┴

感谢所有看这篇的朋友,作为一个当年高考语文差点不及格的文渣,从没想过还有人愿意看我的无聊小脑洞,谢谢你们,没有你们的支持和鼓励我是不会这么快填完这个坑的!

那个,HE!

你们说的对!正剧里不能善终,当然要自己给自己发糖啊!

HE必须的!

没有HE哪来的番外不是(dog脸)

再次感谢所有点赞和评论的朋友,你们的名字我都记下了,谢谢关注!

评论(62)
热度(87)
  1. JFM药不能停喵喵喵⊙ω⊙ 转载了此文字
  2. 十月三药不能停喵喵喵⊙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