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不能停喵喵喵⊙ω⊙

目前主萌poi 神盾 神夏,立志在我肖根重逢第五季到来前练出像大锤一样的马甲线,欢迎骚扰(微博名:drugmeow)

(肖根)地铁小短梗

Cp:root&shaw

预警:小甜饼不需要预警~( ̄▽ ̄~)~



Shaw对于搭地铁这件事基本是五十五十,作为二轴,谈不上喜欢或者不喜欢,没啥感觉。


地铁有固定的路线,出站口总是离目的地有点距离,虽说地铁时速快,但算上等车,进出站之类的时间,其实并不划算。所以,除非必要,她很少会自己选择搭地铁出行。


作为一名优秀的特工,不得不说,有的时候搭地铁真的是个非常不错的选择,尤其是在甩掉跟踪者这条上,纽约这样处处人满为患的地铁站还真提供了不少便利。再加上目标们似乎很喜欢地铁这种出行方式,所以,shaw搭地铁的次数其实也不算少。


Root对于搭地铁这件事来说,其实也是五十五十。选择什么样的出行方式,她自己其实很随意。有车就开车,没车就坐地铁。


如果非要说,她也许是喜欢多一点点,理由很简单:地铁上人多,信息量也多,可以随意侵入哪个倒霉蛋的手机或者电脑。


不过,她很不喜欢在人多的时候去坐地铁,尤其是上下班高峰时期,人多嘈杂,没有手去按键,还得提防着各种推挤以及偶尔出现的咸猪手。


然而,samaritan上线了,事情在变化着,就连shaw这个几乎无所不能的前特工或者像root这样耳朵里住着全知上帝也不能幸免。


自从tm把她丢入零售地狱之后,地铁上下班的一个小时成为了shaw每天最想突突人的一个小时。


首先是味道,各种味道。包括自己身上的各种香水味,周围大老爷们的浓浓汗味以及地铁里特有的潮湿霉味和高压电离出来的臭氧味。这种混合味道让嗅觉异常灵敏的前特工感到无比的烦躁,烦躁到真的只想突突人。


接下来是声音,各种声音。车厢与空气挤压的凤鸣声,铁轨车轮间摩擦的尖锐声,地铁报站的喇叭声,车厢内乘客间的切切私语,口袋里响起的电话铃声,还有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哭啼声。吵闹,烦躁。吵闹,想突突人。


除了味道和声音,还有各种挤压推搡。一般来说,shaw会用特有的眼刀去阻止企图靠近的一切生物。当然,这招只在人少的时候适用,早晚高峰期的时候除了尽快找个相对人少的角落似乎也没有其他办法。shaw有的时候觉着上下班挤地铁才是地狱的第十八层,白天的工作最多只能算17层。


Shaw也曾想过换个方式上班,比如走路。然而穿着高跟鞋走上一个多小时似乎并不是什么特别好的选择。再如打车,一想到每月那可怜的工资加上正统老板也不再是富可敌国的隐形富豪还是多吃几顿牛排比较实际。


是时候好好的找老板好好谈谈了。Finch也好,the machine也好,无论是谁能把她从这该死的地铁地狱中解救出来,谁就是老大。


凭什么John可以当个警察,可以配枪开车出外勤,而自己得给各种老女人挤眉弄眼陪说陪笑。恩,也不全是老女人就是。不过这不是重点,那女人永远不是重点。


重点是,为什么那女人可以不停的换身份,自己非得困死在这该死的商场里做个售货员?!


哦,不对,我是在说John,不是那女人。


重点是,为什么不是自己去当警察?!The machine是什么意思,难道自己不如John?!我觉着自己挺酷,挺厉害的啊!


“Kiss kiss to you too.”女人甜糯的声音传进耳膜,打断了shaw的思绪。她有点恼火的瞪了root一眼。


“我知道你在想我,Sameen。”依旧还是带着那特有的尾音,诱惑而轻佻。


“…”听到root的话,shaw迅速低下眉头,撅着嘴把头转向一边。root的嘴角上扬的更厉害了,她知道自己猜对了。


“你在想我什么?”root歪着头得意的看着shaw,一只手撑在shaw的脸旁。是的,她俩现在的距离相当的微妙。地铁里拥挤的角落,shaw靠着车厢站着,而root贴着shaw站着,撑着一只手在车厢壁上以防自己压着眼前的化妆品柜台小妹。shaw感受着root自上而下吹过来的气息,吹在脖子上,痒痒的。Shit!靠得太近了,拳头握的又紧了些。


“我没有。”被root近距离不眨眼视奸了24.2秒之后,shaw有点不自在的嘟囔了这么一句作为回应。


“亲爱的,刚才你盯着我的脸看了13.8秒后摇了摇头。”root一边笑着一边慢慢的摇着头,“所以,你在想我什么?”又补充了一遍。


“我没有。”还是刚才的那句,shaw没有看root,低着头看着root的左脚,今天穿的还是黑色高跟踝靴,黑色紧身裤,黑色皮衣,蓝色t恤,大前天的那身,难道昨晚又没回去吗?


“你昨晚干什么去了?”


尽管shaw冷不丁的问题让root愣了0.5秒但那之后便让眼前的高个女人笑意更浓了。


“我以为你永远不会问呢~”root咧着嘴笑着,上身向shaw倾斜的更多了。“她有点小忙需要我去做,刚忙完。”


“那你在这干嘛?”shaw瞪了一眼root。眼前的女人虽然极力掩饰,但是疲惫的倦容还是在她的眼角露出了痕迹,而shaw敏锐的发现了这点。“我是说你应该回去休息。你有多少天没睡了?”


“三天吧。还是四天?”root撅了一下嘴,眼睛往左上角瞟了一眼,似乎真的在努力的回忆。


“你是不想活了?!”突然变高的语调显示着小个子主人的气急败坏。shaw有点怒了。这女人什么时候可以把自己的身体看的重要一些?!


“放轻松,亲爱的。”root似乎一点都不困扰。


“你耳中万能的上帝就没有提醒你!人!需要休息!”


“时间不等人,”root耸了耸肩,轻声回应,“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你需要休息!”shaw又重复了一遍,这回她直视着root,没有移开。


“14街到了。”随着车速的降低,广播里传来了报站声。shaw一把拉过root的手,准备往外面挤。


“Sameen,你还没到站呢。”root没有动,“还有三站。”


“我知道,你要下车。”shaw回过头盯着root,“你,需,要,休,息。”一字一句,没有任何讨价还价的余地。


当shaw拽着root好不容易挤下人满为患的地铁,穿过人山人海在路边坐上的士的时候,root轻声问道:“你这是要送我回去?”


“废话,我得看着你睡着。”


女人脸上的笑容灿烂的都快溢出来了,而shaw望着她一脸无奈(一脸宠溺,作者OOC误)。


"I love it when you play doctor."


或许,在上下班高峰挤地铁似乎也不是什么讨厌的事,只要她在就可以了。

评论(7)
热度(68)
  1. JFM药不能停喵喵喵⊙ω⊙ 转载了此文字
  2. tianshengqs药不能停喵喵喵⊙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