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不能停喵喵喵⊙ω⊙

目前主萌poi 神盾 神夏,立志在我肖根重逢第五季到来前练出像大锤一样的马甲线,欢迎骚扰(微博名:drugmeow)

(POI)come back home(1)

国庆节开始炸到现在,每天都是嗷嗷嗷嗷嗷的状态

今天微博上NYCC炸了,我大SSAA简直就是美美美如画啊!能不能不要这么甜!!!嗷嗷嗷嗷嗷!尾骨骨折!嗷嗷嗷!瞬间又是千字脑洞!

sorry!我跑题了

这个脑洞有好久了,之前跑步看电影时冒出来的,跟最近的肖根同屏的炸裂大氛围有点不搭。。。

不过还是决定发出来,希望不要嫌弃

脑洞的前面是谍影重重的梗,失忆锤一枚

一开始是第一人称,后来觉着第一人称没法说清楚这个故事就改了,可能有点怪,抱歉

里面锤的心理用黑色字加粗了

欢迎大家批评指正


>>>>>>>>> 

Day 1

 

啊!

 

躺在桌上的女人突然醒了。

 

她猛地睁开眼——

 

好刺眼。

 

该死的灯!

 

身体好沉。

 

这是哪?

 

头上的灯在晃,不,是房间在晃,我在……船上?

 

我现在躺着的是……桌子?木制的,有金属包边,手可以动了。

 

为什么我会在这?

 

为什么我裤子是湿的?我的上衣呢?

 

女人动了下手臂,顿时钻心的疼痛疼痛从四面八方向头部传来,她痛的咬紧着牙没让自己喊出来。

 

哦,我受伤了。

 

有人帮我包扎了。嗞……这疼痛的感觉,应该……是枪伤。

 

我中枪了。

 

可是——

为什么我会中枪?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等等!

 

TMD到底是谁?!

 

为什么TMD什么都想不起来?!

 

就在女人花了几秒钟快速整理以上信息的时候,她听到了从脑袋前方传来的轻微脚步声,有人来了!

 

她迅速从桌子上翻身下来,抓起地上的布料——看起来应该是她的上衣——湿答答的带着血迹,侧身贴墙站在房间门旁。一个深呼吸的空档之后,一个……老头进来了,没有思考,她用衣服从后面勒住了他的脖子,紧紧的。他手上的一叠衣服掉落在地,拼命的抓住勒在脖子上的衣服,反抗着。

 

“你在干嘛?!”女人向他大吼,“我要做什么?!”

 

“见鬼!我在哪?!”

 

他呛着口水,脸色通红,挣扎着回应道,“船上!”

 

女人继续向他吼着,“你要做什么?!”

 

“你……落水了……” 他开始口齿不清,“我……救……了……你……”

 

女人松了手,老头背对着她一手撑在桌子上一手捂着脖子大口的喘气。她站在他身后看着他,也许应该说是瞪着他。

 

半分钟后,他稍微恢复了一点,伸手去够前方的一个金属盘。手术刀!女人立马上前,赶在他之前夺过了那个盘子。“别想耍花招!”说着用力踹了他一脚。

 

盘里除了手术刀剪刀镊子,还放着两颗子弹,以及一个不知道是什么的金属块。金属的光泽称的血迹显得异常的红艳。“这是什么?!”女人再次冲着他大吼。

 

他倒在地上,颤抖着指着女人手中的金属盘说道,“我从你身上……取出的……”他气息还有点不稳。“我……没有恶意!”

 

她瞪着老头,他坐在地上缩成一团打着哆嗦。“你落水了,我救了你,你受伤了,我帮你包扎了一下,我……我还给你拿了干净衣服。”他的眼神看向了躺在门口的那叠衣服。

 

看起来没有在说谎。

 

女人迅速拾起地上的衣服套上,刚刚的动作明显扯到了伤口,看起来很痛。

 

然后她贴着墙坐下,靠在柜子上大口的喘着气,老头扶着桌子晃悠悠的站了起来,他眼里的恐惧似乎没刚才那么强烈了。他静静看着女人没说话,他在思索着,他还捂着胸口。

 

“抱歉。”女人咬着牙挤出了这么一句。

 

老头向女人走来,“我叫姜卡洛,你叫什么?”

 

我叫……我不知道。

 

Fuck!

 

 

 

>>>>>>>>> 

 

 

 

Day 2

 

身高162-163cm,体重50kg左右,年龄35岁上下,头发长至腰部,直发,黑色阳光照射下呈棕色,瞳色和发色一致。面部棱角分明,有中东血统,皮肤偏黑。

 

女人站在镜子前打量着自己。

 

身体脂肪率不超过20%,肌肉线条分明,看样子经常进行锻炼,运动员?健身教练?

 

女人掀起了自己的上衣,露出了胸腹部的绷带。

 

昨天晚上,女人被名叫姜卡洛的老头救了,说是做过几年军医,现在是这艘行驶在大西洋上的小渔船的船长兼船医。

 

看来他说的都是真的。

 

包扎手法挺专业的,比某个女人好多了。

 

女人看着绷带脑海里冒出了这么一句。她吓了一跳。

 

某个女人?女人?谁?!

 

我之前看到过别人包扎?看过一个女人包扎伤口?在给谁包扎?我自己?

 

女人的头痛又开始发作,她扶着头努力让自己站稳。许是一个大浪,船不自然的大幅倾斜了一下,女人一个踉跄靠在了后面的墙壁上。

 

“两处枪伤,全部在后背上,下腰部一处,还有一处靠近肩胛骨。”背部伤口钻心的疼痛让她想到了昨天姜卡洛的诊断。“除了这两处新伤,你身上还有不少旧的伤疤。”

 

胳膊上端布满了密密麻麻的针眼,青紫色的斑块大大小小,身上的伤疤暂时被绷带挡住了,脖子后的伤疤倒是伸手可摸。待痛感稍微减轻了之后,女人咧着牙,用手摸了摸脖子后长长的伤疤。

 

金属块。

 

女人想到了什么,转身拿起金属盘仔细看了起来。

 

“从你左手手腕处取出的。”

 

洗净之后的金属块就平躺在金属盘里,和两枚子弹一起。子弹没有什么特殊之处。

 

9mm的,MP5,穿透力不足。

加之水流的阻力,让自己捡回了一条命。

 

女人拿起那枚金属块,手指在金属块背后“Decima”几个字母上划过。

 

Decima

听起来像一家科技公司的名字。

 

除了Decima几个字母外还有一行编号:000-17253

 

有什么特殊意义吗?

 

女人觉着口渴,她把金属块放回盘子里,端起桌上的水杯喝了一大口。

 

女人保持着高度的精神集中,伤口的疼痛感无时不在提醒她需要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肌肉、伤疤、格斗技能、医疗知识、枪械知识

 

军人?

特工?

杀手?

 

Fuck

 

女人为自己推理得出的结论感到愤怒。除了愤怒她感受不到其他的东西,哦,还有饥饿和口渴。疼痛让她觉着无比的口渴,然而水杯中的水已被她喝完,她感觉越发的烦躁,胃搅在一起堵在心口,她想要发泄。她也确实这样做了。一拳重重的打在了舱门上,红色的血顺着指节往下淌,血腥味在狭小的船舱内弥漫开来。女人怔怔的看着用力握紧并在自己血液称托下而显得异常白皙的拳头,努力而满足的嗅着略带浅浅血腥味的大海气息。她的大脑却没有因为手上动作的停止而放空,她突然又意识到了什么。

 

失忆,易怒,嗜血,有破坏欲,还有什么是正常的?!

 

Fuck

 

另一个该死的结论!

 

 

 

>>>>>>>>> 

 

 

 

Day 6

 

“现在这种情况下,我建议大家还是放下枪说话,我亲爱的Groves小姐。”Greer微笑着。

 

再一次,地铁小分队和Samritan的特工对峙上了。

 

Root的枪口对着Greer的心脏,她恨不得立马就按下扳机,Greer做作的表情让她无比的恶心。

 

“Shaw在哪?”她努力克制着自己的冲动,冷冷的问道。

 

“还没有放弃?Ms.Groves,你真让我敬佩。”Greer并未回答她。

 

Root依旧冷眼相对,“我永远不会放弃她。”语气笃定没有一丝犹豫。

 

“即使她背叛了你,如同你的机器一般?”Greer还是保持着微笑,“很遗憾,你将再也见不到她了。”

 

“你说什么?!”

 

“你的机器没有告诉你Ms.Shaw已经消失在百慕大三角了吗?哦,忘了,你的机器已经死了。”

 

幸灾乐祸的语气让Greer的话像重磅炸弹在Root的脑中炸开。

 

“她没有死!她不会死!”Root大声尖叫起来,手指开始发抖。

 

Greer很满意的笑了。

 

 

 

>>>>>>>>> 

 

tbc

评论(6)
热度(38)
  1. JFM药不能停喵喵喵⊙ω⊙ 转载了此文字
  2. tianshengqs药不能停喵喵喵⊙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