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不能停喵喵喵⊙ω⊙

目前主萌poi 神盾 神夏,立志在我肖根重逢第五季到来前练出像大锤一样的马甲线,欢迎骚扰(微博名:drugmeow)

(POI)come back home(2)

Day 8

 

当耳中不再响起“STOP”的摩斯电流码的时候,Root还是挺怀念的。如今,距离她上一次接到机器的指示已经过去了好一阵——两个多月了。而距离她第一次听到这个单词已经过去的时间则更长——快十个月了。

 

她的上帝现在仍在小黑箱里。

 

她从没有像现在这样急于再次听到或者看到“STOP”这几个字母,她需要她。

 

“Ms.Groves,你需要休息。”Finch有点心痛的看着Root,女人深褐色的眼窝在苍白的脸颊上深陷下去,“你已经三天多没睡觉了。”

 

“不,我不需要。”Root的眼睛并未离开泛着蓝光的显示器,她的手指一刻都未停下。

 

“不,你需要。”Reese站在了Finch一边,“这样做并不能找回Shaw。”

 

“对,我不行,她可以,机器可以告诉我们。告诉我们Sameen活着还是死了……”Root说到最后一个单词的时候哽咽了一下,她迅速抬头看了一眼Finch和Reese,然后又继续埋头于代码之中。

 

“我想我就快找到解决机器问题的方法了,只需要再努力一下。”Root抿着嘴,小小的鼻尖在微微颤抖。

 

“Ms.Groves……”Finch欲言又止,望着Root单薄的身影许久,他似乎语塞了。

 

“只需要一点点时间,就好……”Root低声呢喃起来,眼里泛着星星银光。“Shaw…”

 

“我想Ms.Shaw……”Finch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到嗞的一声。

 

Root的倒地让Finch像受惊的兔子跳了起来,他略带惊恐的望着拿着电击枪的Reese。

 

“这玩意早就想试试了。”Reese摇了摇电击枪,挑眉一笑。

 

“Mr.Reese……”

 

“我把她抱进里屋去了,她真的需要休息。”还没等Finch开始说教,Reese便一把横抱起Root向里屋走去,那是他们新建的休息室。“这个时候电击枪和安定更好用,Finch.”

 

“还是不用的好。下面交给我吧,Ms.Groves.”Finch在电脑前坐下,开始了他的工作。

 

 

 

>>>>>>>>> 

 

 

 

Day 9

 

Root很久没有好好睡过一觉了,自从她发现自己会时不时梦见那个证券交易所,梦见那个电梯,梦见sameen在自己眼前倒下,她就开始强迫自己不去进入深度睡眠。她怕自己再看到血淋淋的shaw,噩梦惊扰。

 

直至三天前,Greer告诉她Sameen死了,Root发现自己更不愿闭上眼睛,她怕噩梦成为现实,那个最残忍的可能。

 

然而,昨天晚上拜Reese所赐,Root做了一个梦。

 

缺乏睡眠的她已经很久没有做梦了,更没有梦到过Hanna,那个已故的儿时玩伴。

 

梦里面的Hanna依旧带着不谙世事的纯净微笑,她在草地上奔跑跳跃,围着Root唱着欢快的歌,那柔软的嗓音让Root感觉到了六月的阳光,温暖,慢慢沁入肌肤深入五脏六腑。

 

Root轻轻躺在草地上,在温软阳光的沐浴下缓缓合上双眼。Hanna在她耳边轻声细语。

 

“Sam,你知道横跨纽约城只需要一辆单车吗?”

 

“恩。”

 

“Sam,你知道迈阿密的鸡尾酒有多甜吗?”

 

“恩。”

 

“Sam,你知道圣路易斯的牛排爽过sex吗?”

 

“恩。”

 

“Sam,你还活着。”

 

“恩。”

 

“活着真好。”

 

风缓缓吹过,Root感受着自己的头发轻轻划过鼻尖,在面颊上搔着痒,这地方真好,她自顾自的想着。

 

“很快就会来陪你了。”幽幽的声音慢慢溢出嘴角。

 

“不,你不会的。”Hanna很快反驳了她,“你知道我不是Shaw。没有什么可以杀死那只猫的。”

 

“我还会见到她吗?”

 

“恩。”这次换作了Hanna用浓浓的鼻音肯定着。

 

Root坐在床边上,揉着脖子,昨天被John和Finch放倒这件事让她很恼火,但是转念一想她平静的接受了,他们之前deal好的——她暂时会克制自己,不再做出什么类于走天台威胁机器不计后果直闯医院导致他们差点全军覆灭的过分举动,他们需要全力恢复机器——即使她不知道Sameen是活着还是什么,即使她不知道Decima对她究竟做了什么。相反,冷静之后她有点惊讶自己的梦境,或者说她有点惊讶于自己的潜意识。她看了一眼墙角垃圾桶里的针管,是安定的作用吗?还是自己已经在潜意识里原谅了自己,并开始盲目乐观?不不不,她不会原谅自己的,至少现在还不能。所以,这只是幻觉。这一定是安定的副作用。Root摇了摇头,站起身。

 

得抓紧时间重建机器,否则时间会吞噬自我。

 

快步走出房间。

 

“Harry。”Root向坐在电脑前的Finch打了声招呼。

 

“Good moring. Ms.Groves.”Finch转过身,“很抱歉,昨天这样对你。”他像个做错事的孩子,脸上写满愧疚。

 

“机器怎么样了?”Root决定把这个问题带过,她关心的是结果,于是她直奔主题。

 

“哦,在你弄的基础上,我增加了几行命令,让机器可以重新进行面部识别。John在警局,我们正要进行上线测试。”

 

“我也一起。”Root迅速在Finch旁边坐下,手指在键盘上敲击起来。

 

“John,可以开始了吗?”

 

“开始吧,Finch. 我已经等不及了。”

 

 

 

>>>>>>>>> 

 

 

 

Day 14

 

“嘿,早饭好了,想吃的话就请过来。”姜卡洛探着上身,向船舱里的女人打着招呼。

 

“从海图上看,我可能去过离海岸更近的地方。”女人指着桌上的海图看向他。

 

“这是什么?你绑的结?”显然,他的注意力没放在海图上,而是放在了门口柜子上的绳结上。他拿起来仔细看了看,“绑的不赖,开始恢复记忆了?”

 

“不,还没有,这绳结没什么特别。”女人摇头,一副不在意的样子。

 

“我只是看到绳子就打个结而已,就像我能阅读,我能写字、做算术、煮咖啡、洗扑克牌一样。”女人越说越快,她开始变得烦躁起来。

 

“你的记忆肯定会恢复的。”姜卡洛察觉到女人的不安,他试图安慰她。

 

“不!恢复不了!”女人的耐心没有了,只剩下愤怒——现在的她唯一能感受到的。

  

她一把抓起海图,“见鬼!这些天我一直在查看这些鬼东西!”在姜卡洛的面前用力的晃着,“我在这呆了两周了!我都不知道我要查什么!什么都不知道!”她的声音越来越大,海图被她揪得变了形,皱巴巴的拧成一团。

  

“你需要休息。”姜卡洛给出了专业的建议。从救了她开始他就发现眼前的小个子女人脾气不是很好,或者说非常不好,要么暴躁如雷要么就是沉默不语。不过,他知道她不是个坏人,他就是能感受的到——女人那黑如深潭的眼底有着纯净的光芒,她所有的暴躁、发怒都只不过是伪装,一种自我防御。她在保护着自己或者别的什么。

 

“记忆会恢复的。”姜卡洛的语气很平静也很坚定。

 

女人不再向姜卡洛大吼,她安静了下来,她多么希望他是对的。可是她的胃依旧感觉不太好。

 

明天就到港口了,我却连名字都没有。

 

Fuck!

 

她心里咒骂着,但还是决定先去吃点早饭。

 

 

 

>>>>>>>>> 

tbc



#碎碎念#

最近粮挺多的,官方发的糖甜的都快掉牙了,然后吃了别人的回头再吃自己的感觉食如嚼蜡。。。

当初开博写文纯粹是因为粮不够需要自己制药自己吃,现在大大们一个比一个产的好,粮食多多,我等吃的可high了,有这多么好吃的粮我就可以歇歇了,默默吃就好

评论(5)
热度(28)
  1. JFM药不能停喵喵喵⊙ω⊙ 转载了此文字
  2. tianshengqs药不能停喵喵喵⊙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