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不能停喵喵喵⊙ω⊙

目前主萌poi 神盾 神夏,立志在我肖根重逢第五季到来前练出像大锤一样的马甲线,欢迎骚扰(微博名:drugmeow)

(Shoot)play(上)

原创

CP:shaw&root

预警:下篇有肉,未成年人请自觉退散


电梯间:(Shoot)play(上)  (shoot)play (下+花絮番外)



“你在这做什么?root”shaw面无表情的看着从走廊尽端走过来的女人。

“你在这做什么,shaw?”root放下手提包,在shaw右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没有惯有的调戏成分,竟然好好的喊出了自己的姓,让shaw有点诧异,她挑着眉看向root,“这是我的目标。”

“这也是我的目标。”root无视了shaw的眼神,微微一笑,把shaw的话又抛了回去。

Shaw有点被root这种极具挑衅意味的行为激怒了,然而碍于任务不便发作,她翻了个白眼,深吸一口气把站起来一拳揍过去的念头遏制住了。

“Candice Moss,接线员?有够逊的。”shaw瞟了一眼root手中的简历,撇了撇嘴。

“Adriana Hammaan,似乎曾经是同行啊。”root挑了挑眉,带着玩味的眼神。

Shaw有点烦躁,她竟然从root的怪异眼神中读出了愤恨,然而更让她烦躁的是,她知道自个tmd是对的。因为,从昨天开始,root对自己的态度就变了,就从那该死的目标给了自己一个该死的感谢吻,而这该死的感谢吻又恰好被root看到之后。shaw为自己能够清楚解析吃醋的女疯子而感到烦躁,然而最让她烦躁的是她竟然知道怎样去解决这个问题——让她发个疯,然后再哄一下。omg,这不是二轴应有的感觉或者应该会做的事。shaw觉着现在就像夏天暴雨将至的低气压,压的人喘不过气,想出去又嫌倾盆暴雨突然落下搞得自己躲闪不及浑身湿透。这种感觉实在是糟透了,shaw越想越发的烦躁,她只想拿着枪去突突一些膝盖。

“咳咳。”finch的声音从耳机里传了过来,“俩位女士,打扰一下,等下的任务非常的重要。若不通过,短时间内我们将很难有机会再接近目标。所以请俩位先把姑娘间的小情绪放一放。”

“我们可没有什么姑娘间的小情绪。”shaw和root出人意料的同时小声嘀咕了起来,尽管俩人的重音放在了不同的地方。

听到不约而同的抱怨,俩人尴尬的对视了一下又迅速收回了视线,侧过头不再说话。

“那最好不过。”Finch顿了一下,又开口道,“此次的目标是个很有才华的导演,对选角有着不同寻常的执念,我想我不用再提醒了吧?”

耳机这边挺安静的,shaw和root都没有搭话。

“Ms.Shaw和Ms.Groves,请务必拿下这个角色。”Finch又加了一句。

“我一个人足够了。”shaw冷冷的回应道。

“很显然,她不这么认为。”root向有人工耳蜗的那边侧了侧,撅了下嘴岔了这么一句。

“哦?”shaw明显被激怒了,狠狠的瞪着root。

“除了Finch,我也认为她是对的。”root继续火上添油。

“Ms.shaw,无意冒犯,根据数据分析,目标选角比较倾向于棕发白人女性。而且,没想到TM联系了Ms.Groves,也让她来试镜。”Finch小心翼翼的解释着。

“不管怎样,女主角肯定是我的。”shaw似乎有很大的信心一定拿的下来。

“是嘛?”root不依不饶,“既然她让我来了,一定是有道理的。或许女主角就应该是个身材高挑的幸运儿。”

“有意思。”shaw冷哼一声,“想比一下是吗?可别后悔。”

“后悔一词从来都不在我的字典里。”root轻轻的冷笑,“来点赌注吧,赢的人总要有点奖励,而输的人也终将有所惩罚不是?”

“想赌什么?”

“一晚上无条件的服从。”

“Deal.”

虽然早就知道女黑客经常出入自家员工的公寓,以及自己的潜意识已经接受了自家员工和女黑客的一些小爱好,但是亲耳听到这些还是让Finch小脸一红,他皱了皱眉,“容我提醒,Ms.Shaw and Ms.Groves现在也许不是…”

“他们来了。”John的低音炮适时的打断了Finch的说教。

走廊上出现了几个衣着鲜艳的男士,跟在后面的john一身黑色的西装在里面显得格外的扎眼。

“大家好,我是副导演,也是此次试镜的总负责。你们可以叫我Lily。”走在最前面的一位穿着粉色大VT恤白色紧身裤的男士站了出来,嗲声嗲气的说道。“很感谢大家过来,总导演Mr.Gold今天临时有事不能到场,所以今日试镜会采用录像远程视频的方式,请大家谅解。”

说着摆了摆手,看了下手机,“啊呀,都这个点啦!废话就不说了,每人有五分钟时间,尽情的表现自己吧!”说罢,就走进了旁边的房间。

身后的助理赶紧拿出表格,补充道“点到名的请到小房间里面来,没点到的请在这里稍等一下。Ms.Lima.Ms.Morgan.Ms.Gale三位请过来,其他人请稍等一会。”

被点到名的姑娘走进了房间,John静静的站在房间外负责保安。由于只是个小短片,前来试镜的人不算多但也不算少,一共十五个。每过一段时间助理便会出来叫人进来,而试镜结束的人似乎也从另外的门出去了,并没有回到走廊里。一波又一波试镜者进去了,等待的时间越来越长,时间也似乎过的越来越慢。shaw望了一眼旁边的root,女人似乎有点紧张,双手紧握放在大腿上。

“嘿,输了可别哭鼻子。”shaw忍不住打趣起来。

Root听闻,看了一眼shaw,冷冷的回应道“哭鼻子的有可能是你吧。”说着,身体自然的放松开来。

过了一阵子,助理再次出来点名,“Ms.Moss,Ms.Hammaan,Ms.Braga请过来。”

原来分到了一组。

跟着队伍走进房间的时候,John非常确定Shaw看到了自己无声的口型“Be smile.”。下一秒,抬头打量房间,shaw已经换上了人畜无害的灿烂笑容。“Hi,我是Adriana Hammaan。请多指教。”她向里面的工作人员打着招呼。

房间被隔成了俩间,外面这间放着沙发和茶桌,应该是准备室。里面的房间有墙挡着并且关着门看不到里面的情况。

助理掏出三沓文件,分别递给shaw,root还有另外一位试镜者。“除了自我介绍,拍点样照,还需要你们做一个简单的表演,根据我们提供的片段进行表演。当然,三份并不一样,所以后表演的并没有什么参考价值,还是要自己揣摩。给你们五分钟时间熟悉一下,然后开始试镜。”

Shaw翻了一下,扶了一下额头,然后眼睛一亮略带得意嘴角上扬了起来。

与此同时,Root这边也是随着翻看,似乎也找到切入点,额头上的纹路渐渐抚平。

俩人的目光从文件上抬起,对视了一下又迅速收回,等着瞧吧,各自想着。

五分钟后,助理把她们带进了里间。大约二十多个平方的房间内挤了十几个人和一堆摄像设备。刚才那名叫Lily的副导演坐在桌子前,旁边还坐着俩人。桌子对面是个简易的表演摄影台。见到她们进来,Lily并未起身,他示意助理可以开始了。

第一个上去的并非shaw也并非root,是另外那个姑娘。也许是第一次试镜,姑娘相当的紧张,虽然没有什么错误,但是表演的过于拘谨,并未赢得好评,Lily和旁边俩人一直面无表情。

随后上去的是root。在上台的瞬间,root回头向shaw摆了个你输定了的口型,shaw白眼一翻作为回应。但是,随后的表演让shaw大吃一惊,她发现她还是太小看了这个黑客。

从自我介绍之后,shaw的目光便未离开过台上的女人一步。上一秒楚楚可怜似一阵风来便会消散于云中,下一秒便又意气风发似乎王者归来。一会文静的像个淑女,一会霸道的像个总裁,闪光灯每亮起一次,台上似乎就换了个人。每一个角度都不同,都是一副画,美得让人无法呼吸,台下的工作人员分分阵亡,lily的嘴角上扬得都快到天上去了,口中的词语从“可以,不错”渐渐变为“很好,很棒”之后又变为“太棒了!非常好!”当root摆出一副荷尔蒙爆棚的性感姿态时,shaw觉着自己的脑子都要炸了,她深吸着气极力控制着自己不立马冲上台子把女人抱下来顺带把台下的那群口水都快滴到地上的男人们全部突突了。台上的女人带着危险的笑容朝这边抛了个媚眼,shaw知道,那不是抛给自己的,那是抛给摄像机的。她突然有种想砸掉摄像机的冲动。之后,root回到一开始的清纯形象,轻声念出了一句台词“我爱你不是因为你是谁,而是我在你面前可以是谁。I love you not for who you are, but for who I am with you.”

“滴滴滴,滴滴滴”计时器响起,五分钟到了。寂静之后,台下一片掌声。

“我可等不及你哭鼻子了。”下了台的root走过shaw旁边轻声说道。

“那你永远等不到了。”shaw大踏步的走上台子。

台上的Hammaan相当耀眼,诱人的肤色配上娇好的面容,充满夏威夷夏日风情的灿烂笑容挂在精致的双唇上,那一头乌黑靓丽的长发随意的搭在肩上和修长的睫毛一样随着话语微微颤动,眼神中闪动的光芒吸引着在场的每一个人。root有点迷糊,她不得不承认这是自己第一次亲眼看到如此不面瘫的shaw,一瞬间她觉着暖暖的有种被治愈的感觉。

很显然,大气阳光的Ms.Hammaan给Lily也留下了很好的第一映像。接下来的样照拍摄也非常的顺利。闪光灯下的shaw像是刚步入人间的精灵,浑身散发着初夏阳光般的温暖,既不像盛夏那般刺眼,又不像冬日那般无力,每一个动作看似青涩却又不失风采,热情又充满活力。几轮样照拍完,她请求借用一下演出服。“请便。”Lily的心情似乎很好。

不一会,换上红色连衣裙的shaw出现在众人面前,披着的头发被竖起来绾成一个髻,嘴中叼着的红色花朵在充满性感意味的眼神称托下更加娇艳欲滴。shaw拽着裙摆往下做了个礼,微笑着问道:“我可以继续了嘛?”“哦,可以,可以。”随后,音乐响起。shaw随着音乐翩翩起舞,那是弗拉明戈的微笑,热情而又不失细腻,舞姿热辣诱惑,极尽妖娆妩媚。Root不自觉的吞了口吐沫,这实在是太诱人了!

一曲终了,shaw在台上完美的画了一个圈,头上的发髻随着手臂的摆下散落肩头,她站直身子,抛出了嘴中的花朵,嫣然一笑,“我已陷入情网!(Je suis amoureuse)”

好吧,root心里默默的表示如果不是还在冷战(单方面的),她一定已经冲上去把shaw抱回家好好亲热一番了。

换完衣服的shaw走过root身边露出了得意笑脸。

“哟,还不知道你自带音效。”root的话透着浓浓的酸腐气。

“有的时候真该感谢现代科技的伟大,蓝牙耳机和智能手机总是那么的相配。”

“姑娘们,真是精彩的表演。”Lily拍着手说道,“你们先都回去吧,结果稍后会通知到各位。”

“你输定了。”shaw得意的看着root。

“请Ms.Moss留一下,其他人可以走了。”Lily又补充了这么一句。

“看样子是你输了呢,Sameen。”


Tbc.


…………………………

其实这是一个吃醋根和吃醋锤的不可告人的故事。可是,我实在不会起名。。。先用play凑合一下。。。(我才不会告诉你们手机中的文档名是什么,你们根据play猜吧,哈哈哈,dog脸)

本想上是吃醋根,下是吃醋锤,然后我发现我爆字数了。。。然后。。。好吧,也许后面不是上下。。。这个看心情。。。(我是个懒人。。。)

然后,想说,舞蹈灵感来源肖式傲娇的钢管舞,我也想说作为一个优秀的特工,锤子一定会跳舞,除了钢管舞,像卡门这种热情洋溢的舞蹈搞不好也特得心应手,恩,就是这样的,所以原谅我的私心在上篇中加了点。

那个,其实我就是想看根总和大锤抢职位,你们说谁会赢?

评论(25)
热度(81)
  1. JFM药不能停喵喵喵⊙ω⊙ 转载了此文字
  2. 哈默药不能停喵喵喵⊙ω⊙ 转载了此文字